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6|回复: 0

《阳光小美女》剧本:从无人《阳光小美女》剧本:从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5-8 15:3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19

    主题

    28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发表于 2018-9-6 08: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电影讲述胡弗斯一家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理不清的问题,可当7岁的小女儿奥利弗听到广播中传来的“阳光小美女”选美比赛那一刹那,他们决定没有什么比小女孩的大梦想更为重要。这个六口之家随即踏上了从小镇阿尔伯克基长途跋涉到加州参加比赛的路途。

    一家子“输家”在一路上的种种经历,让我们可以重新定义主流价值观中的成功与失败:生活还得继续,一切并不是只有输赢两个结果。而本片的剧本也经历的从“输家”到“赢家”的惊艳反转。

    2004年,焦点公司几经商酌还是放弃了为影片投资,原因是剧本太过平淡。剧本被雪藏了五年时间才得以重见天日。在拍完之后,制片人马克带着这部电影四处寻找发行公司,然而对于这部没有大明星、没有爆点的电影,许多公司都视而不见。马克在四处碰壁之后辗转来到圣丹斯电影节,这部电影在这个独立电影节上大获成功之后才引起人们的注意,最后20世纪福克斯探照灯公司以1000万美元买下该片的发行权,创造了独立电影版权叫价的历史新高。




    1.电子控制系统,录像机的画面
    5位年轻女子并排站着,等待裁判给她们打分评判——她们全都屏住了呼吸,满怀期待。宣布了其中一位得奖人的姓名。其余4人的心都要碎了。
    摄像机的镜头掠过失败者的笑脸,最后落在那个获奖者脸上。获奖者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拥抱了离她最近的一位参赛选手。
    出字幕。音乐起——缓缓地、深情而有韵味地奏响——并且延续着整个开头场景,直到片名出现才停止。
    选美的获胜者哭了,这时她头上已经戴上了获奖桂冠,她一一拥抱周围的参赛选手们。然后,抱着手中的鲜花,沿着铺好的地毯,缓缓走下台,退场,她频频挥手,并且不时飞吻致意。

    2.内景,地下室,观看录像的房间,白天
    一个7岁的小女孩端坐着,全神贯注地观看这场选美比赛。她叫奥利弗。相比实际年龄,她显得稍大了一些,身体稍显丰满。
    她的头发卷曲,戴着一副深框眼镜。她特别关切地盯着录像中的比赛看,还思考着什么。
    然后,她按了一下遥控器,将获奖者的画面定格。
    她茫然地举起一只手,模仿着“美国小姐”的挥手姿势。她重新倒带,从头又看一遍——
    “美国小姐”再次听到宣布获奖的瞬间,并且再次流下了眼泪——心潮澎湃且志得意满。
    理查德(画外):世界上有两种人——成功人士……与失败人士。

    3.内景,教室,白天
    理查德(45岁)站在某大学的大教室前面——教室的墙是用煤渣空心砖砌成的,地上铺着普通的地毯。
    他穿着皱巴巴的卡其布短裤,一件打高尔夫球时的短袖衫和一双运动鞋。他以一种从前曾是运动员的稳健又迅疾的步伐来回踱着步。
    这种表面上精力充沛,神情乐观的状态仅仅为了掩饰内心经常翻腾起来的不安全感和挫折感。音乐仍在背景里延续。
    理查德:你们在这花费9周的时间听课,假如有一件值得你们关注的事情,那就是:成功人士和失败人士,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
    理查德转过身来,打开Power Point电脑程序,并把演示投映在身后屏幕上,这样就充分凸显了他强调的要点——
    理查德(继续):成功人士看到自己的梦想成真。成功人士看清了他们想要的,他们付出,然后得到所想要的。他们不迟疑。他们不抱怨。而且也不放弃。失败人士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他们犹疑。他们抱怨。他们找借口。而且放弃了。无论对于他们自身,还是他们的梦想。
    理查德放下他的遥控器,准备最后的总结性发言。此时光线有些昏暗,这是一个安静又富于戏剧性的时刻——
    理查德(继续):你们中间啊——就在你们之间啊,有个胜者将要苏醒……将让世界为之震动。在我的《拒绝失败》的9个步骤的讲座中,你们现在获得了必备的工具,知道了如何行动的过程,再加上你们的洞察力,现在要做的就是改掉导致失败的不良习惯,实现你们的梦想。不能迟疑!别抱怨!别找借口!我要你们走向世界……我要你们成为胜者!感谢大家!
    理查德露出灿烂的笑容。
    镜头拉回——在可以容纳100人的教室里坐着20个学生。他们勉强地鼓掌致意。
    然后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场面:大家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谁也没有说话。大家离开时,教室里只有挪动椅子时擦刮地板的声音。



    4.内景,德韦恩的卧室,白天
    德韦恩长相清秀,瘦削,15岁。他躺在床上,做仰卧举杠铃的练习。
    房间的一面墙被一幅巨大的弗里德里希·尼采(注1)的画像所占据。画像画在床单上,悬挂在墙上。
    德韦恩吊在安装在墙上的吊杠上举腿做收腹练习。
    德韦恩背向着墙做引体向上。
    德韦恩完成自己设定的运动量后,己经气喘吁吁。
    他走向墙边一幅自制的年历,那是用一长卷电脑打印纸做成的。上面写着“应征”字样。
    年历上画着约一千个正方形空格,上面几乎有一半空格里画满了同样的符号。
    德韦恩此时扭开一只彩色大头笔,在一个新空格里填上符号。

    5.内景,盥洗室,白天
    两只手把褐色粉末倒在一面小镜子上。
    只见一把剃须刀把这些粉末分成一条一条。
    用一美元纸币卷成筒,放低。粉末的条条道道被鼻子吸进了去。
    吸粉末的人抬起头来。他是一个矮矮胖胖,有些秃顶的老人——属于精神矍砾,桀鹜不驯那一类。
    他就是爷爷,80岁。
    他坐在马桶盖上,揉着自己的鼻子,他一边享受着吸食毒品后的快感,一边吸了一口气,放松自己。
    谢赖尔(画外):……是的,我在路上呢。

    6.内景,汽车,白天
    谢赖尔,40岁左右,她此时正开车穿过铺面林立的商业区,一边抽烟,一边对着手机打电话。她身着办公室里的制服,衣服上还挂着一个名签:“谢赖尔·胡佛,高级会计师”。
    谢赖尔:……我不清楚还有多远……不清楚……!理查德,他没地方一可以去了!
    她深吸一口烟,一边听着对方的话,神情越来越激动,然后她吐出一口烟。沉默一阵——
    谢赖尔(继续):我没吸烟……没有!听着,我要到医院了……好,再见。
    她关掉手机。

    7.外景,医院,走廊,白天
    谢赖尔沿着医院的走廊走着,神情焦虑,她摸着脖子上的一个十字架项链坠,四下里搜寻着房间号码。她发现了要找的房间。正当她准备进入病房的时候,一个医生出现了。他们差一点儿撞在了一起。
    医生:你是胡佛小姐吗?(她点点头)你弟没事了……
    她舒了一口气——变得非常放松。

    8.内景,病房,白天
    病房里,墙边停着一辆轮椅,谢赖尔的弟弟弗兰克坐在上面,也已届中年。他的手腕上还缠着绷带。
    他神情迷惘,可以听到过道上传来医生压低嗓音的话音——
    医生(画外):……让他远离那些尖锐和锋利的物品:刀啊,剪子什么的……如果家里有什么药品——镇静剂之类的,一定要收好,别让他看见……

    9.内景,医院走廊,白天
    谢赖尔听着医生说话——
    医生:我倾向于患者留在医院看护,但是……
    谢赖尔:我知道,为了保险,安全起见……
    她摇了摇头,并且叹了口气。
    医生:你想看看他……?

    10.内景,病房,白天
    谢赖尔和医生进屋来。弗兰克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谢赖尔:嗨,弗兰克……
    弗兰克:谢赖尔。
    谢赖尔强忍住泪水,走上前去,拥抱他一一
    谢赖尔:真开心,你还健在。
    弗兰克: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11.内景,汽车,白天
    谢赖尔和弗兰克从医院里出来,坐车回家。他们一言不发。谢赖尔不时看看弗兰克,她有些犹豫——
    谢赖尔:想不想谈谈?还是不谈?
    弗兰克盯着前面的路,最后终于开口了——
    弗兰克:不。
    谢赖尔:好吧。
    她点点头。他们继续驾车赶路。
    影片片名:“阳光小美女”。
    音乐停止。镜头渐显,电话铃响。

    12.内景,厨房,起居室,白天
    厨房里空无一人。一部电话机和留言机放在前景处。当电话响到第三声时,留言机自动接听电话了——
    谢赖尔(留言机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出):您接通的是胡佛家。很抱歉不能及时接听您的电话。请留言。
    电话接通声音。传来一个异常激动的女人的声音,她是辛迪。可以听出背景处还有两位年轻女孩的声音插进来,不停地表示祝贺:“噢,奥利弗!”“我们知道你肯定能行的!”“哇,喔,喔!”
    辛迪(通过电话):谢赖尔,我是辛迪!听着,有个大好消息告诉你!记得上个月奥利弗在这儿作为选手报名,参加了本地区“阳光小美女”的比赛吗?好了,他们刚刚打电话来,那个获胜的女孩被免去了冠军。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和减肥药有关一一但是无论如何,这意味着奥利弗在本地区比赛胜出了!现在她得准备参加在雷唐多海滩举行的全国性比赛!他们想确认一下奥利弗是否参加,所以,你得马上给他们打电话。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南希·詹金斯,她的电话是……
    电话“嘟”声响起留言机关掉了。
    在镜头的背景处,穿过门廊的过道,前门打开了。谢赖尔和弗兰克进屋来,他们提着好几个袋子,还有行李箱。
    谢赖尔(喊):喂。有人在家吗?!

    13.内景,门廊过道,白天
    谢赖尔领着弗兰克走过门廊。弗兰克被动地跟着她。
    谢赖尔:过来,我们让你和德韦恩在一起……
    谢赖尔敲了敲门,然后推门想进德韦恩的卧室。德韦恩躺在床上,正在读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他坐起来。
    谢赖尔(继续):德韦恩?嗨,弗兰克舅舅来了……
    弗兰克有些迟疑。他的眼神像是在对她说:“你在开玩笑吧。”
    谢赖尔(继续):他不介意,弗兰克,我们谈过了……
    弗兰克对着房间里空余的地方摆了摆手。
    谢赖尔(继续):医生说过了……我们不能让你独自一人睡觉。(弗兰克看着她)对不起,我只能坚持这样做。
    德韦恩站起身来,离开了房间,他与谢赖尔和弗兰克擦身而过,但是回避同他们对视。谢赖尔进到卧室里。

    14.内景,德韦恩的卧室,白天
    谢赖尔走进去,收拾出一张轻便小床。弗兰克站在外面一动不动。
    谢赖尔:你会适应这里的。他爱安静。看,我把你的床收拾好了。(见他迟疑着)别站着,弗兰克?过来。
    弗兰克非常不开心地走进来,不过又站下了。
    谢赖尔(继续):谢谢。我要去准备晚餐了。整理完了,就出来,好吗?一定要把门打开。这点很重要。(稍顿)很高兴你来和我们一起住。
    她吻了一下他的脸颊,然后离开。
    弗兰克此时呆在自己外甥的卧室里,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床上有一个睡袋,上面画着的图样是“巨无霸饼干吞吃小饼干’,。弗兰克盯着睡袋,然后把目光移开。
    这是他一生中最糟糕最艰难的时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15.内景,餐厅,白天
    德韦恩坐在餐桌旁,正在看书。谢赖尔从他旁边走过——
    谢赖尔:德韦恩,亲爱的,车上的篮子里有鸡。有劳你去取来,这样我就可以做沙拉了。
    德韦恩点点头,默不作声地站起来,但是一一他被书本吸引住了——眼睛还盯着书本,想要看完这一章。谢赖尔打开一扇通往楼下娱乐室的门,喊——
    谢赖尔(继续):奥利弗?!
    奥利弗(画外):嗳?!
    谢赖尔:爷爷和你在一起吗?
    奥利弗(画外):是的。
    谢赖尔:你们俩在干吗呢?
    奥利弗(画外):排练!
    谢赖尔:好吧!晚饭十分钟就好!
    奥利弗(画外):好的!

    16.内景,厨房,白天
    谢赖尔进到厨房,打开冰箱,然后开始往外拿东西,开始做沙拉。
    突然,理查德从厨房侧门进来了——
    理查德:嗨。
    谢赖尔:嗨,弗兰克来了。
    理查德:哦,斯坦·格罗斯曼来过电话吗?
    谢赖尔:去查查留言机。
    理查德走过去,打开了留言记录。
    留言机:你好。您有一条留言。
    留言机开始倒带。谢赖尔对着仍在看书的德韦恩大声说——
    谢赖尔:德韦恩……?!鸡呢?求你了。还在车上没拿过来?先帮我摆桌子好吗?今晚我们就用一次性盘子。
    德韦恩合上书,离开了。谢赖尔脱下上班时穿的制服,从另一个门离开。电话留言响起——
    辛迪(电话里传出的声音):谢赖尔,我是辛迪!听着,有个大好消息告诉你!记得上个月奥利弗在这儿作为选手报名,参加了本地区“阳光小美女”的比赛吗?
    理查德(冲谢赖尔喊):你妹妹来的电话!(自言自语)可恶!
    他关掉了留言,拿起电话开始拨号。谢赖尔又走进来,快速套上一件圆领衫,然后又回厨房去做沙拉。就在这些过程中,德韦恩出出进进,拿一些餐具准备摆桌子。
    理查德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声音调整为一本正经的调子——
    理查德(继续,对着话筒):我是理查德·胡佛,我找斯坦·格罗斯曼。你能帮我找到他吗?我想知道那件事是否成交?不,我能理解。我理解(转着眼珠)。你知道——他有我的电话,如果周末任何时间他能给我个电话,让我知道我们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十分感激,非常感激。好的,谢谢你。再见。
    他挂断电话。
    理查德(继续):混蛋。
    谢赖尔:理查德……!斯坦·格罗斯曼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理查德:他还在斯科特茨多尔。
    谢赖尔:那他为什么不打电话来?
    理查德:你就少为这件事操心吧?!
    谢赖尔呼了口气,继续做沙拉。德韦恩走进来。
    谢赖尔:德韦恩,去叫一下弗兰克好吗?叫他吃晚餐。
    德韦恩点点头离去。谢赖尔又走到通向楼下娱乐室的门前,再次打开门——
    谢赖尔:奥利弗?!吃饭了!
    奥利弗(画外):来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17.内景,德韦恩的卧室,白天
    弗兰克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地板。听见逐渐走近的脚步声。德韦恩出现在门口,敲门。他比划着“吃饭了”。
    弗兰克:吃饭了吗?(德韦恩点头)怎么啦?你不说话了?(德韦恩摇头)为什么不说话啊?
    德韦恩转了转眼珠,耸耸肩膀。
    弗兰克(继续):你能说话,只是选择不说?
    德韦恩点头。然后他用手指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幅画在床单上的尼采画像。弗兰克转过身看着——
    弗兰克(继续):那是尼采吗?你不说话,是因为尼采?
    德韦恩点头,转身离去。弗兰克琢磨着——
    弗兰克(继续):够激进。

    18.内景,餐厅,白天
    德韦恩坐在椅子上,双臂交叉在胸前,板着脸,等着其他人来就餐。弗兰克小心翼翼地过来。谢赖尔把做好的沙拉放在桌子上——
    谢赖尔:弗兰克,你坐这儿,挨着德韦恩坐吧。这是沙拉。我得赶紧给大家准备好雪碧。
    她走开,再次把娱乐室的门打开——
    谢赖尔(继续):奥利弗!快点!吃饭了!
    奥利弗(画外):来了!!!
    谢赖尔走开了,单独留下了德韦恩和弗兰克。弗兰克坐着。德韦恩对着饭桌仍板着脸。
    弗兰克盯着面前桌上的餐具——一个纸盘子和一个大口杯,杯上还画着一个庞然大物。他拿起杯子,仔细端详着,但是神情冷漠。他放下杯子。
    德韦恩一动不动。弗兰克不知所措地盯着德韦恩,弗兰克似乎是碰见了一个和他一样一点儿也不开心的人。这倒让弗兰克有了说话的愿望。他试探着问——
    弗兰克:有女朋友吗?
    德韦恩看着弗兰克,然后摇摇头。
    弗兰克(继续):有男朋友吗?
    德韦恩白了一眼弗兰克。
    弗兰克(继续):开玩笑。开玩笑。我知道。(稍顿)那你和什么人交往?
    德韦恩摇头。
    弗兰克(继续):没有?总该有个什么人吧……!(德韦恩还是摇头)你不和任何人交往?噢,说吧。你一定会有一个朋友的!
    德韦恩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叠巴掌大的纸。他把那叠纸展开,迅速在上面写字。然后把字条递给弗兰克,上面写着:“我恨所有人。”
    弗兰克(继续):所有人吗?那你的家人呢?
    德韦恩又一次潦草地写着。他把字条给弗兰克看。上面写着:“我恨所有人!!!”
    他在“所有人”下面画了三道横线。弗兰克看着他——
    弗兰克(继续):你恨我吗?
    德韦恩想了一会儿,很快又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还没有。”
    弗兰克(继续):还好。
    他们继续一言不发地坐着。理查德出现了。
    理查德:弗兰克。见到你很高兴。
    弗兰克:理查德……
    他们握手。理查德坐下。沉默无语。理查德站起来——
    理查德:我去找奥利弗。
    他走向通往楼下的过道,喊道——一
    理查德(继续):老爸?奥利弗?快点!
    奥利弗(画外,尖叫声):我们来了!!!
    谢赖尔拿着一大瓶经常喝的雪碧进来。
    谢赖尔:你们两个,动手先吃吧。弗兰克,要点儿雪碧吗?我希望你们每个人至少吃点沙拉。
    弗兰克:谢谢,谢赖尔。
    她给他倒了一杯,坐下,然后开始打开装有油菜,卷心菜和土豆泥的罐头。
    理查德重新回到餐桌旁,坐下,从篮子里抓出一块鸡肉。德韦恩跟着开始吃,弗兰克也开始吃了。
    晚饭开始了。有3秒钟的静默。
    弗兰克(继续):嗯,谢赖尔……我没想到德韦恩不说话了。
    谢赖尔:噢!对不起。德韦恩发誓不说话了。
    弗兰克:你发誓不说话了?!
    德韦恩点头。
    谢赖尔:他打算报考空军学院成为一名飞行员。实现目标前,他不会说话的。
    弗兰克(对德韦恩):你开玩笑吧……
    德韦恩瞪着弗兰克,他不是开玩笑。奥利弗跟在爷爷后面走进餐厅。
    奥利弗:嗨,弗兰克舅舅!
    弗兰克:奥利弗。可爱的,你长大了!现在就跟大人一样了!
    奥利弗主动走过去,在弗兰克的面颊上吻了吻。她看到了弗兰克手腕上的绷带。
    奥利弗:你的手臂怎么了?
    谢赖尔:奥利弗……
    弗兰克:没事,不要紧。一点小事故,现在好了。
    理查德:新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奥利弗:很好。
    理查德:你什么时候表演给我们看?
    奥利弗:不清楚,得看爷爷怎么说。
    爷爷:还要几天,还得继续努力。
    奥利弗坐下。爷爷走到餐桌旁——
    爷爷(继续):那是什么?!鸡肉?!每天都是该死的鸡肉!神圣万能的主啊!我们可不可以,哪怕是有一次,晚餐吃点别的,而不是这该死的鸡肉?!
    谢赖尔未予理睬。理查德极力想打断他的话——
    理查德:老爸……老爸……老爸……老爸!!!
    爷爷:我就是要说……!
    理查德:什么时候你愿意自己买菜,那就再好不过了……
    爷爷:天啦。你知道,在“日落之家”……
    理查德:要是你那么喜欢“日落之家”,也许你就不会被人硬从那里给赶出来了……
    爷爷(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啊……
    他扯下一块鸡肉开始吃起来。一阵尴尬的沉默。弗兰克想要使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弗兰克:你什么时候开始的?发誓不说话?
    德韦恩耸耸肩。他不在意别人的议论。
    理查德:9个月了,一句话也没说。我想这显示了很强的自律性。
    谢赖尔:理查德……
    理查德:我是说真的!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向德韦恩学习!德韦恩有自己的目标,有自己的梦想。这也许不是我的梦想,也不是你的。但他仍然……全神贯注严格要求,追寻这个目标。事实上,我在想我的9步计划……
    爷爷:噢,那就大声说出来吧……
    理查德(坦然地):……关于这个9步计划,德韦恩至少采用了其中7种方法,他正在使自己迈向成功。
    谢赖尔:理查德,求你了。
    理查德:我还是要说!我又回到以前了!我想德韦恩应该得到我们的支持。
    弗兰克看着德韦恩。德韦恩转着眼珠。奥利弗问弗兰克——
    奥利弗:怎么发生的?
    弗兰克:什么怎么发生的?
    奥利弗:你的事故……
    谢赖尔:亲爱的……
    谢赖尔摇头示意“别问了”。
    弗兰克:不,没关系。除非你反对……
    谢赖尔:不,在家里我是赞成坦诚的。我只是在想,说白了……这随你的便。
    弗兰克:那你就替我说说……
    谢赖尔:奥利弗,弗兰克舅舅不是真的遇到了事故。所发生的事情是:他想自杀。
    奥利弗:真的吗?为什么?
    理查德:我想这不是个合适的话题。(对奥利弗)让弗兰克叔叔用餐好吗?
    稍顿,奥利弗又停止用餐,问道——
    奥利弗:你为什么想要自杀?
    理查德:弗兰克,别回答这个问题。
    弗兰克瞪了一眼理查德。他重新转向奥利弗——
    弗兰克:我企图自杀是因为我很不开心。
    理查德(与弗兰克同时):别听他说,亲爱的,他生病了,而且他不知道自己是……
    谢赖尔:理查德……理查德……理查德……
    理查德:怎么啦?!我觉得这样的谈话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是不合适的!
    谢赖尔:无论如何,她也会知道的。说吧,弗兰克。
    奥利弗:你为什么不开心?
    弗兰克:这么说吧,有很多原因。但是,主要原因是,我爱上了一个人,但那个人不爱我。
    弗兰克瞥了一眼理查德——冷若冰霜,有一种胜利感一一然后继续——
    奥利弗:爱上谁啦?
    弗兰克:我的一个校友。我非常爱他。
    奥利弗:他?是个男孩?你爱上了一个男孩?
    弗兰克:是的,我爱他,非常爱他。
    这对奥利弗来说很新鲜。她仔细想了想——
    奥利弗:这很傻。
    弗兰克:是这样的,很傻,非常的傻。
    爷爷: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理查德:老爸……
    奥利弗:所以……就是在这个时候你想要自杀……?
    弗兰克:哦,不。事情是这样的:我爱上的这个男孩他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拉里·苏格曼。
    谢赖尔:谁是拉里·苏格曼?
    弗兰克:拉里·苏格曼或许是美国研究普鲁斯特的学者当中最厉害的二号人物。
    理查德:谁是第一名?
    弗兰克:那就是我。理查德。
    奥利弗:噢,这时你就想……?
    弗兰克:哦,还不是。但是结果是:我非常沮丧。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最后,我被解雇了。而且被迫搬出自己的公寓,住进了汽车旅馆。
    奥利弗:噢,所以这时你就想要……?
    弗兰克(迟疑地):哦,也不是。事实上,所有这些事情都不算什么。接着发生的事情是:两天前,麦克阿瑟基金会——以其无穷的智慧——决定把一份“天才”奖颁给了拉里·苏格曼。(深吸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我就想……
    爷爷:……你想早点做个了结。
    弗兰克:是的,但是即使想这样,我也失败了。
    理查德:奥利弗,要知道,很重要的一点是,弗兰克舅舅放弃了自己。他做了一系列愚蠢的选择,然后他还要放弃自己,成功人士是永远都不会这么做的。
    沉默了一会儿。看上去弗兰克的神情像是可以跳到桌子对面把理查德掐死。谢赖尔插话——
    谢赖尔:故事就是这样的,好了吧?我们现在谈点别的吧。奥利弗,你的排练进行得怎么样了?
    奥利弗:还好。我告诉过你了。
    当谢赖尔和奥利弗对话时,弗兰克转动身子,问德韦恩有关理查德的问题——
    弗兰克:他一直都这样吗?(德韦恩点头)你怎么能忍受呢?
    德韦恩写了一张纸条,把它递给弗兰克。上面写着:“我无法忍受。”
    弗兰克点头。理查德对奥利弗——
    理查德:亲爱的,你给弗兰克说说你为什么要进行舞蹈训练。
    弗兰克:奥利弗,你为什么要做舞蹈训练?
    奥利弗:为了“阳光小美女”的称号。
    弗兰克(弯着腰):啊哈!正如我所猜想的……!
    谢赖尔:奥利弗,告诉他“阳光小美女”是什么?
    奥利弗:“阳光小美女”是阿尔布奎尔克(注2)人人都向往的选美比赛。(继续)但是参赛者必须是6到7岁,而且还必须是女孩。
    弗兰克疑惑地望着谢赖尔。
    谢赖尔:这都是因为我们的妹妹……
    弗兰克:辛迪。
    谢赖尔(点头):她让奥利弗在加利福尼亚上了瘾。
    弗兰克转着眼珠,有所会意。他转向奥利弗——
    弗兰克:那么你认为自己的舞蹈怎么样呢?
    奥利弗把这个问题看做是对她的支持——
    奥利弗:我认为我会赢,因为其他姑娘们……她们准备了很长时间,但是我天天练习。
    弗兰克:哦,那祝你好运!
    理查德:不是好运可以起作用的!运气是失败者给自己的借口。只要想赢,期待自己赢,你就得比别人更要想赢。
    奥利弗:我会赢的!
    理查德:你这样认为吗?真的吗?(稍顿,她点头)那你会成为胜利者的!
    她笑了。德韦恩摇摇头,继续吃东西。
    谢赖尔:理查德……
    理查德:怎么啦?!这是真的!
    奥利弗:我是加利福尼亚的参赛选手!
    弗兰克:你们什么时候去过加利福尼亚?
    谢赖尔:春假的时候。德韦恩去佛罗里达见他父亲,在那里呆了两个星期。奥利弗也去了拉古纳看她的表兄妹。她是加州当地“阳光小美女”的最佳选手。
    奥利弗:我是第二名。
    理查德:谢赖尔,你知道,辛迪有个消息,在电话留言机里。
    谢赖尔:是吗?你听见说什么了?
    理查德:事实上,是关于“阳光小美女”的事。
    奥利弗:什么?阳光小美女?什么?!
    她跑开了。谢赖尔跟着她进到厨房。



    19.内景,厨房,起居室,白天
    谢赖尔和奥利弗走近电话留言机。“声讯”灯在闪亮。谢赖尔轻敲,开了留言机。
    辛迪(前面出现过的语音,从电话机里传出来):谢赖尔,我是辛迪……

    20.内景,餐厅,白天
    理查德,弗兰克,德韦恩和爷爷一边吃饭,一边听着电话留言。

    19-1.内景,厨房,起居室,白天
    奥利弗和谢赖尔听着留言。
    辛迪(前面出现过的语音,从电话机里传出来):……好像和减肥药有关——但是无论如何,这意味着奥利弗在本地区比赛中胜出了!现在她得准备参加在雷唐多海滩举行的全国性比赛……
    电话的“嘟”声。随着留言机发出的消息,奥利弗先是以一种无法遏制的情绪爆发出来,显得十分震惊和难以置信。然后,她完全是陷入了一种过度欣快的状态。
    她——全身发抖——耐心地听完全部留言。当留言结束时,她用双手压在太阳穴上——
    奥利弗:啊!!!啊!!!阳光小美女!阳光小美女!阳光小美女!!!
    她跑进餐厅。
    奥利弗(画外,继续)阳光小美女!阳光小美女!阳光小美女!!!
    谢赖尔闭上眼睛,舒了口气——
    谢赖尔:该死……!
    她拿起无绳电话,拨号码。

    21.内景,餐厅,白天
    谢赖尔拿着电话回到餐厅。奥利弗仍然欣喜若狂——
    奥利弗:我胜利了!我胜利了!我要成为冠军了!噢,天啦!噢,我的天啦!(稍顿)我得整理我的行李!我得去整理我的行李!
    她跑向通往楼下的过道,消失不见了。
    理查德:等等,奥利弗,吃完你的晚饭!
    奥利弗(画外):我吃完了。
    爷爷:发生什么事了?
    谢赖尔:很明显,那个得到地区冠军的选手被取消资格了。所以奥利弗可以参加最后的决赛了。
    理查德:她们什么时候决赛?
    谢赖尔:我要打个电话……辛迪!是的,我们刚刚知道了……她高兴死了……不,我没有听到,电话留言机挂断了。
    她抓起德韦恩的笔和便笺簿。她潦草地记着——
    谢赖尔(继续):雷唐多海滩,这个星期天?!你们会去吗?(一边听着,一边皱起眉头)你不能推迟吗……?那我们该怎么办呢?不,我明白,辛迪!(摇头,有些不安)不,我们只是需要盘算一下。不,我会给这位女士打电话,我们会计划好的。好,再见。
    她挂断电话,显得有些烦恼。
    理查德:是星期天吗?杰夫和辛迪可以带她去吗?
    谢赖尔(摇头):他们要去圣巴巴拉骑马。
    理查德:你知道他们每隔一周都要去的……!
    谢赖尔:这是全国性的,知道吧?凯特林和切尔西为此已经训练一年了。他们要把两匹马都带去……很明显,这是桩大买卖。
    理查德呼气,显得有些恼怒一一
    理查德:那么奥利弗怎么办?
    他们面面相觑。

    22.内景,娱乐室,白天
    我们跟着奥利弗跑下楼梯,然后随着她四处跑动,她不停地收拾起各处乱放的衣服和鞋。

    23.内景,厨房,稍后
    谢赖尔进到厨房,拿着一个篮子,里面有鸡肉和一只差不多堆满了土豆沙拉的钵子,还有油菜和用过的纸盘子。
    理查德跟在谢赖尔后面。爷爷跟在理查德身后。
    谢赖尔:我得去。我答应过奥利弗,如果她进入决赛,她可以去参加的。
    理查德:你答应过吗?
    爷爷:我也要去。
    理查德:等等,老爸……
    谢赖尔:我们飞过去,星期一回来。
    谢赖尔把纸盘子扔进垃圾桶。在以后的场景里,她用莎纶牌的保鲜膜包好剩下的鸡肉,然后把鸡肉和其他食品放进冰箱。
    理查德:下飞机后,你们怎么办?
    谢赖尔:我会租辆车。
    理查德:还要住宾馆?
    谢赖尔:我们付得起的……!
    理查德:谢赖尔……!这些都是我们的种子基金!
    谢赖尔:这么说吧,是我帮助挣来的那些钱,你知道吗?!可是都投到你的9步计划里去了……
    理查德: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耐心地)只要我一有斯坦的消息,马上就把钱还你,我们还可以做一些增加收入的投资。但同时……
    谢赖尔呼气,牙关紧咬,摇着头——
    谢赖尔:那好吧,我们开车去。
    爷爷:我可不愿意开……
    理查德:挤在小车里?你怎么安顿好爷爷啊?
    谢赖尔:爷爷不一定去。
    爷爷:什么……?!是我训练她的!我教她怎么做动作的!我必须去!
    谢赖尔:我开不了大车,理查德!我试过,而且也开不好!
    此时谢赖尔己把剩余的食品放好了,她打开冰箱,取出一大把雪糕一一
    谢赖尔(继续):我们坐飞机去。
    理查德:我们付不起的。
    谢赖尔:怎么说,我们都得坐飞机去!除非你有更好的主意。
    她“砰”地一声把冰箱门关上,然后向餐厅走去。

    24.内景,餐厅,稍后
    谢赖尔进到餐厅。理查德和爷爷跟在她身后也走了进来。弗兰克和德韦恩己吃完饭。谢赖尔把雪糕扔到桌上——
    谢赖尔:给,甜点。
    她坐下来,剥开一支雪糕,咬了一口。一时沉默无言。德韦恩和弗兰克面面相觑,然后各自谨慎地取用雪糕。理查德深深吸了口气——
    理查德:好吧。我来开车。
    爷爷:不!我带她坐飞机去!
    大家都不理睬爷爷。谢赖尔考虑着理查德的建议——
    谢赖尔:德韦恩和弗兰克怎么办?
    理查德:他们可以待在家里。
    德韦恩和弗兰克相互对视。
    谢赖尔:不,那不行。
    理查德:为什么不行?
    谢赖尔:理查德……!医生明确告诉过,不能把弗兰克单独留在这里。别再有什么差错,弗兰克。
    弗兰克:知道了。
    理查德:家里还有德韦恩呢!他们可以互相照顾!
    谢赖尔:不,理查德……够了!如果出事……
    理查德:那,我们就走不了了!我的意思是,除非带着德韦恩和弗兰克同我们一起去!
    一阵沉默。所有人都看着弗兰克和德韦恩。德韦恩开始坚决地摇头,示意“不”。

    25.内景,奥利弗的卧室,白天
    奥利弗进到卧室,拿着收来的衣服,鞋子和一件游泳衣。她从床下拉出一口皮箱,开始把衣物往里塞。



    26.内景,餐厅,白天
    谢赖尔恳求弗兰克和德韦恩——
    谢赖尔:弗兰克?
    弗兰克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看上去像是非常勉强地一一完全被迫地回答一一一
    弗兰克:好吧。
    谢赖尔:德韦恩,好吗?为了你的妹妹?
    理查德:去吧,德韦恩!会很好玩的!
    大家盯着他。德韦恩拿出自己的便笺簿开始写字。弗兰克从后面看着德韦恩写完,念——
    弗兰克:“这……不公平……我……想要你们……留下……我一个人……”
    德韦恩停笔,双手交叠在胸口。沉默无语。画外,我们听见奥利弗在收拾行李。谢赖尔转向德韦恩——
    谢赖尔:德韦恩,飞行学校。我允许你去报考飞行学校。好了吧。会有意思的。你可以去海滩玩。
    德韦恩看着她。我们听见奥利弗上楼的脚步声。最后,他伸出手来。谢赖尔和他握手。大家都松了口气。德韦恩又开始迅速地写另一张字条。弗兰克读字条——
    弗兰克:“但是……我……不会……得到……任何……乐趣的!!!”
    他把手放在德韦恩的肩膀上——
    弗兰克(继续):德韦恩,在这一点上,我们是一致的。
    奥利弗跑进来,拖着她的行李箱——她气喘吁吁,因兴奋满脸通红。
    奥利弗:爷爷?爷爷会去加州吗?
    谢赖尔:我们都去。
    理查德:谢赖尔,等等。奥利弗,你过来坐一会儿。
    奥利弗走过去,坐在理查德旁边。
    理查德(继续):现在我要说的是,如果你比赛不能赢的话,一切都将没有意义。你认为自己在“阳光小美女”的比赛中会赢吗?
    谢赖尔开始反对,但是理查德举起手,打断了她。奥利弗看上去不是那么肯定。
    理查德(继续):能赢还是不能,奥利弗。你会赢吗?
    奥利弗认真思考了一番。然后怀着非常炽热的决心——
    奥利弗:会!
    理查德笑了,同时拍了一下桌子——
    理查德:我们这就去加州!

    27.内景,起居室,晚上
    谢赖尔把客厅里的一张折叠沙发布置成一张床。爷爷感动地望着她。
    谢赖尔:好了,爱德文。希望你舒舒服服睡在这儿。
    爷爷:谢谢你,谢赖尔。你是个好女人,很抱歉你错嫁了我儿子。
    弗兰克进到客厅,穿着一身押花的丝绸睡衣。
    弗兰克:谢赖尔。谢谢。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谢赖尔:不,弗兰克,你明白的——我们很高兴你和我们一起住。
    他们相视而笑。他吻了一下她。
    弗兰克:晚安。
    谢赖尔:晚安。

    28.内景,德韦恩的卧室,晚上
    弗兰克进到卧室。德韦恩躺在床上正阅读着那本书页折了角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弗兰克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然后拿出一个黑绸做衬垫的遮光眼罩——
    弗兰克:晚安,德韦恩。
    德韦恩坐起来,看着弗兰克。
    弗兰克(继续):怎么啦?
    德韦恩扯下便笺,把它递给弗兰克。上面写着——
    “今晚请你不要自杀。”
    弗兰克笑了——
    弗兰克(继续):在你的看护下不会的。我不会当着你的面做那件事的。
    德韦恩点头,放松下来。他匆匆写了另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欢迎来到地狱。”
    弗兰克(继续):谢谢,德韦恩。你这么说,让我很受鼓舞。再次祝你晚安。
    德韦恩笑了。弗兰克戴上他的眼罩,躺在床上,然后把睡袋摊开,盖在自己身上。德韦恩转身把灯熄了。



    29.内景,大众中巴,路上,白天
    理查德在开车。谢赖尔坐在第一排副驾驶员的位置上。弗兰克和奥利弗坐在第二排。爷爷和德韦恩坐在车尾。
    德韦恩穿着一件圆领衫,上面写着:“耶稣错了”。
    奥利弗戴着一个巨大的耳机,把她的耳朵都罩上了。她随着音乐节奏晃着、扭着。
    所有人都不吭声。他们己经上路一阵子了。
    爷爷的两条胳膊耷拉在身旁。
    爷爷:老天,我好累,真他妈累死了。(对德韦恩)你知道我有多累吗?如果有个女的上来……恳求我和她干……我都办不到。我就累到这个程度。
    理查德:老爸!注意点儿……!拜托!
    爷爷:她在听音乐……(更大声)嗨,奥利弗!如果你回头,我给你100万美元!
    奥利弗无动于衷。
    理查德:好了,但是还有其他人……
    爷爷:啊,还有你们这些人……(对德韦恩)我能不能给你点儿建议?(德韦恩摇头)不管怎么样,我都得给你点建议。我不想让你犯我年轻时犯下的错误。
    理查德:好啊。我迫不及待地想听你说。
    爷爷:德韦恩?这是你的名字,对吗?这是过来人给你的经验之谈。你听到没有?(德韦恩点头)小子,得多干几个女人。不要只是一个。好多女人。你还年轻……
    理查德:嘿,老爸?我觉得够了。
    爷爷(毫无顾忌):你现在听清楚没有?告诉我,说真的。你听懂多少?
    德韦恩摇着头。弗兰克被逗乐了,他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去,看他们会说些什么。
    爷爷(继续):上帝啊!你才多大?15岁?你应该享受那些年轻人才有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年轻时的那些事更美妙了!
    理查德:好了,老爸,够了。别说了!
    爷爷:请你不要打断我们的谈话,好吗?
    爷爷(继续,对德韦恩):听着,就是现在,你还算是未成年人,他们也是。这没什么关系。一旦你长到18岁——就出问题了!你们还在谈3到5岁的话题。
    理查德:老爸,我要把车靠路边了……
    爷爷:那你就靠边吧!你休想堵住我的嘴!去你的!我都活了80岁了!我想说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屁股里还残留有纳粹的子弹呢……
    理查德:我们知道纳粹留给你的那些子弹……你就像那些日落庄园的混蛋一样。
    弗兰克:日落庄园怎么了?
    谢赖尔:弗兰克,别再刺激他了。
    爷爷:我来告诉你发生什么了!我付了钱,他们让我住进去。我应该可以按我他妈的意愿去行事!
    谢赖尔:他开始吸海洛因。
    弗兰克:你开始吸海洛因?!
    爷爷:我80岁了!
    弗兰克:你知道,那东西会杀了你的。
    爷爷:你以为我是什么,一个白痴吗?(对德韦恩)你难道没想法吗?既然你年轻,你就去疯狂地做事。
    弗兰克:那你呢?
    爷爷:我?!我老了!你到我这么老时,就不会疯狂了。
    弗兰克看着谢赖尔一一你就听任这样的事情发生?谢赖尔摆摆手,有些恼怒的样子——
    谢赖尔:我们都累了,相信我。干涉只会落到惨败的下场,他比两岁大的孩子还糟糕。
    奥利弗看见弗兰克冲着爷爷咧嘴笑。她摘掉耳机,转过身来——
    奥利弗:你们在谈论什么?
    爷爷:政治。
    奥利弗:哦。
    过了一会儿。她又戴上耳机。
    爷爷(对德韦恩):去干好多女人,小子。我不骗你。不要只是一个女人。很多女人。

    30.内景,餐馆,白天
    在餐馆的隔间里,大家围坐桌旁,看着菜单。
    奥利弗:妈妈,我们每人可以花多少钱?
    谢赖尔:我想4元吧,4元以下任何东西都可以。
    奥利弗点头。一位女服务生过来——
    女服务生:嗨,诸位准备点菜吗?
    理查德:是的,我要一份5号餐,还有咖啡。
    谢赖尔:7号餐,很简单,再加一杯柚子汁。
    弗兰克:我要一个水果拼盘。你们有甘桔吗?请加点儿蜂蜜。谢谢。
    爷爷:“木材上垛装置”。还有咖啡。外加熏肉。
    理查德:老爸……
    谢赖尔:理查德,别多嘴……
    理查德:他要杀了自己……!
    谢赖尔:那是他的生活。
    爷爷:谢谢,谢赖尔。
    她耸耸肩。德韦恩举起他的便笺。
    女服务生:“花园沙拉”?你要什么?
    奥利弗:嗯……抱歉!我很抱歉!
    女服务生:慢慢点……!
    理查德:别光道歉,奥利弗,那是一个人脆弱的标志。
    弗兰克转动着眼珠。奥利弗看见了什么——
    奥利弗:哦!我要华夫饼干。另外……“A La mod-ee”是什么意思?
    女服务生:意思就是配有冰淇淋。
    奥利弗:好的!我就要这个,“A La mod-ee”
    谢赖尔:奥利弗,早餐你要吃这个吗?
    奥利弗:你说了“4元”!
    谢赖尔:好的,没事,就这样。
    女服务生:好的,马上就来!
    她走开了。
    弗兰克:事实上,奥利弗……“A La mode”是法语,直接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处于时尚”。A……La……mode,Mode源自拉丁语“modus”,意思是“尺寸相当或尺寸刚好”。这其中有个很滑稽的故事……
    理查德:弗兰克……?闭嘴。
    谢赖尔:理查德……!
    弗竺克摆手制止谢赖尔:别计较。理查德转向奥利弗——
    理查德:奥利弗,我能不能跟你讲点儿有关冰淇淋的事?(她点头)冰淇淋是从奶油里面提出来的,也就是牛奶。里面有许多让人发胖的因子……
    谢赖尔:理查德……
    理查德:怎么啦?“无论如何她自己会发现的。”记得吗?
    奥利弗:发现什么?
    理查德:好吧,如果你吃冰淇淋,冰淇淋就会在你的身体里发福……
    谢赖尔:理查德,我向上帝发誓……!
    奥利弗: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谢赖尔:没什么,亲爱的,没什么不好的。
    理查德:所以如果你吃了大量的冰淇淋,你就会变胖发福。但是如果你不吃,你就会保持好身材,很苗条。
    谢赖尔用手支着自己的腮。
    爷爷:奥利弗,理查德是个白痴。我喜欢有肉感的女人。
    奥利弗很诧异——
    奥利弗:我不……妈妈!为什么所有的人如此不安?
    谢赖尔:我没有不安,亲爱的。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苗条也好,肥胖也罢,只要你乐意,不管你想怎样……都很好。
    理查德转动着眼珠——
    理查德:好吧,但是,奥利弗,我问你一件事:那些美国小姐……?她们是瘦还是胖?
    奥利弗:怎么说……我想她们都很瘦。
    理查德:对了!我想她们是不吃很多冰淇淋的,对吧?
    就在这时,女服务生手里拿着托盘过来了。
    女服务生:好了:咖啡,咖啡,柚子汁,甘桔,还有你的冰淇淋,A La mod-ee,对吗?你的华夫饼干马上就来!
    她走开。奥利弗盯着冰淇淋,最后——
    奥利弗:有人想要我的冰淇淋吗?
    谢赖尔闭上了眼睛。爷爷跳起来想吃。
    爷爷:是的,我想吃,你介意吗?德韦恩?弗兰克?
    奥利弗不想要她的冰淇淋了。
    德韦恩和弗兰克迅补上——
    弗兰克:你介意我们尝一口吗?
    奥利弗摇摇头。弗兰克和德韦恩开始抢着吃。甚至谢赖尔也加入了抢吃行动。理查德毫无表情。
    爷爷(大声):嗯!我很遗憾,坐在这张桌子旁边的人一大早不能享受冰淇淋。奥利弗,你打算完全放弃你的冰淇淋,是不是?这样你只能让你的胃品尝到华夫饼干了。来,吃点吧?
    奥利弗:等等,别都吃完了!不许吃了!
    奥利弗拿起她的勺子,把吃冰淇淋的人都赶跑了。她抢着吃了一口。
    理查德:奥利弗……
    谢赖尔:理查德……!
    谢赖尔瞪着他,非常生气的样子。理查德不说话了。

    31.外景,停车场,白天
    理查德焦急地听着电话里传出的信号。电话发出很小的“嘟”声。
    理查德(对着电话):斯坦!我是理查德!听着,我知道你很忙。但是我们急于知道你在斯科特茨多尔提到的那个号。方便时给我电话。
    当谢赖尔、奥利弗以及其他人吃完早餐出来的时候,他把电话挂断了。
    谢赖尔:打通没有?
    理查德:我的手机没有信号。
    他们穿过停车场,来到大众中巴旁。
    谢赖尔:亲爱的,我来开一会儿吧。
    理查德:不,我能行……
    谢赖尔:不,你说的对。我应该学会开手动挡。我的意思是:你都能开车。这样能多难?

    32.内景,停着的大众中巴,白天
    谢赖尔试图把车倒出来。她在费力地挂挡。
    理查德:使劲按那根杆!
    谢赖尔:使劲按了。
    理查德:想法把那个离合器踩下去!
    谢赖尔:己经踩到底了!
    理查德试了试,试图发动引擎。但是汽车发出了可怕的声音。

    33.内景,汽车修配点,白天
    理查德和谢赖尔正和一个汽车修理师谈话,他身上有一个身份标牌,写着名字“斯托尼”。
    在他们身后,奥利弗和爷爷在做游戏,就是看谁能迅速打到对方的手腕之类的。当爷爷的手腕被击中时,他发出痛苦的叫喊——这让奥利弗玩得很开心。
    在背景处,停车场的对面,德韦恩和弗兰克坐在空心煤渣砖砌成的一堵墙上,他们就这样等着汽车的问题自行解决。
    斯托尼:噢,你们有麻烦了。你们的离合器坏了。
    理查德:你可以给我们换个新的吗?
    斯托尼:好了,这么跟你说吧:这种老车,我们得订配件。
    理查德:这得等多久?
    斯托尼:现在是周末。也许……周四?
    理查德和谢赖尔都有些懊恼。



    34.外景,汽车修配点,白天
    弗兰克和德韦恩默默地坐着。德韦恩注视着前面,神情痛苦——这是他又一次陷入艰难时刻。
    弗兰克注视前方,眼神充满期待——而谢赖尔离他30码远的地方——她正焦虑地望向理查德和汽车修理师。弗兰克注意到了德韦恩凝视的神情。他没有看着德韦恩就对他说话了——
    弗兰克: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件事,关于成长的经历,你的母亲是最酷的那种人。她鼓励我去研究普鲁斯特。她几乎是无所不能。
    德韦恩看着弗兰克——他几乎不能相信这点。他掏出便笺簿,半傻笑般地在上面写着——
    “发生什么事了?”
    弗兰克看着字条,然后再看着德韦恩。
    弗兰克(继续):她孕育了你,德韦恩。
    他拍着德韦恩的腿,站起来,然后走向理查德和谢赖尔。德韦恩一个人留在原处,陷入沉思。

    35.内景,汽车修配点,白天
    弗兰克过来的时候,理查德正和修配师继续商量着——
    理查德:好了,有一件事:我们已经跑了两百英里了……附近有什么代理商吗?
    斯托尼:这么说吧,你可以打电话到圣马提奥,但是他们可能关门了。你知道,今天是周末。
    理查德:是的,我们都知道今天是周末。
    一阵沉默。修理师很为他们难过。德韦恩再次被框入镜头。
    斯托尼:告诉你们,这种老车,你们不需要离合器在三、四挡间来回换。你们只需要稳住油门。真正要做的就是让离合器在一、二挡间转换。
    理查德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斯托尼(继续):我想要说明的是:只要你们把车停在坡上,让车速保持在15到20英里,从三档起步。然后在三、四挡之间来回转换。
    理查德:可以这么驾驶吗?
    斯托尼:哦,是的。问题就是不好加速。只要你们每次停车都停在坡上,就没事。我哥和我有一次就这样开车去了加拿大……
    理查德:要是不从坡上起步怎么办?
    斯托尼:你说什么?
    理查德:我的意思是,现在汽车就停在这儿。这儿没有山。我们怎么……
    修理师斯托尼考虑着。他斜着眼睛,然后用舌头来回舔着牙齿。
    斯托尼:好办,我来告诉你:你们有足够的人手一一你们只要站在车后,用力推车就行。只要把车速推到每小时10到15英里就成,然后你们就可以上路了。每个人可以跳上车去,然后你们就走人!
    他们都盯着他看。

    36.外景,停车场,白天
    理查德坐在方向盘前开车。所有人,包括斯托尼都在汽车后面。汽车侧门敞开着。
    理查德:好的,准备好了吗?!奥利弗,老爸,我想你们先上车。
    奥利弗:我知道,我们知道。
    理查德:好的,大家准备好了吗?
    谢赖尔:是的!我们推!
    理查德把车的发动引擎设置好。弗兰克转向其他人。
    弗兰克:我只想让你们在这儿的每个人知道,我是全美最杰出的普鲁斯特的研究学者。
    理查德:好了,走!一起推车。
    他们全都用力推车。汽车开始发动,开始的时候速度很慢,然后越来越快。最后,他们都跟在后面跑起来了。
    理查德(继续):奥利弗,老爸,上车!谢赖尔!
    奥利弗、爷爷和谢赖尔都从车的侧门跳上了车。汽车修理师逐渐停了下来。弗兰克和德韦恩继续推车。
    理查德(继续):好了,我已经发动好了!
    他挂上引擎,然后把车从空挡推到三挡。汽车慢慢加快转速,终于发动起来了。
    谢赖尔:好了,上车!上车!(对理查德)放慢速度!他们赶不上了!
    理查德:我不行,慢不下来了!
    德韦恩跑到车门口。他看见弗兰克赶不上了。
    他往回跑向弗兰克,站在他身后,并且用力推他快跑赶上汽车。弗兰克纵身跃进汽车。德韦恩随后跟着跳进车来。

    37.内景,大众中巴,在路上,白天
    大家欢欣雀跃。弗兰克上气不接下气。德韦恩把车门关上。
    理查德:没有落下吧?大家都上来了吧?
    弗兰克(对德韦恩):谁也没有落下!谁也没有落下!太出色了,战士们!太出色了!
    弗兰克向德韦恩致敬。德韦恩笑了,他有些难为情。

    38.内景/外景,大众中巴,在路上,白天,一系列镜头的蒙太奇
    大众中巴沿着一个坡道行驶,然后进入另一州地界。
    大众中巴沿着I-40号公路行驶,驶过公路标牌。公路两旁的风景向后掠过。
    大家坐在巴士里,每个人都盯着窗外。
    随后,爷爷为奥利弗表演魔术。他从她的耳朵后面变出一个25美分的硬币,然后递给她。
    接着,大家玩石头、剪刀、布的游戏。
    再后来,大家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39.内景,大众中巴,在路上,白天
    理查德向弗兰克推销自己的买卖。弗兰克此时无所事事,也就勉强听着。弗兰克懒散地坐在车座上,几乎是一动也不动。然而,理查德却是因为兜售自己的想法而兴致高昂。
    理查德:……所以我开始向斯坦·格罗斯曼推销我的9步计划……两分钟后,他打断了我,并且说;“你这想法能卖钱。”
    弗兰克:喔……!
    理查德:这个家伙知道怎么做这样的买卖——开始是出书;然后就是在各大媒体大做宣传广告;然后变成公司事务;再出音像制品……怎么样把这些事情推广宣传出去也是一门科学。
    弗兰克:有意思……!
    理查德:他现在斯科特茨多尔参加博览会——正在建立销售渠道。他正在做推广的拍卖活动。
    弗兰克:那这个事……
    理查德:我可以感觉到你的一丝讽刺意味了,弗兰克……
    弗兰克:什么讽刺?
    理查德:……但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你感到难过。
    弗兰克:你是这样吗?好啊。
    理查德:因为讽刺是失败者的避难所。
    弗兰克:是吗?!真的吗?
    理查德:讽刺和挖苦都是失败者们的酸葡萄,他们想借此把成功者拉到和他们一样的处境和层次。这是计划中的第4步。
    弗兰克:喔,理查德!你真的让我开了眼,让我看到了我是一个多么失败的人!说吧,对于你的这些至理名言,我该付你多少钱?
    理查德:那是免费的,朋友。免费的。
    谢赖尔:好了,你们俩,够了。弗兰克,别说了。
    弗兰克(用手指示意):他挑起来的!
    即使谢赖尔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很快,坐在后面的人都“咯咯”地笑了。德韦恩也笑了。
    谢赖尔:你们太坏!你们实在是太坏了!
    弗兰克:我知道!
    理查德:是啊,你们继续笑吧。我看你们是吹着口哨经过坟墓。
    弗兰克保持岩石般的镇定。然后,理查德的电话响了,“嘟嘟”地响个不停。他审视着号码——
    理查德(继续):来了!是他的电话!请大家安静!大家安静……(接通电话)斯坦!你好……?喂?!喂?!



    40.外景,便利商店/电话亭,白天
    理查德在一个小便利店/加油站旁边的一个电话亭里。大家都在汽车外面来回踱步——汽车停在一个小斜坡上。德韦恩独自一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做俯卧撑。
    理查德焦急地等待着。然后——突然之间——他变得激昂起来——
    理查德:斯坦!我是理查德!是的,是的,没问题!那么……我们怎么样了?
    他听着。渐渐地,他的脸拉下来了。
    在大众中巴旁边——谢赖尔,奥利弗,爷爷和弗兰克看着理查德打电话。德韦恩悠悠然回到汽车里。
    谢赖尔:亲爱的,我要上趟洗手间。你需要去吗?
    奥利弗:不,我想在这儿再练习练习。
    谢赖尔:好吧,别走远了。
    她们两个都走开了。弗兰克转身对着德韦恩和爷爷一一
    弗兰克:我想去喝点儿什么,你们要来点儿什么吗?
    德韦恩摇摇头,但是爷爷拉开了自己的钱包——
    爷爷:好吧。帮我买本色情杂志。给我买那种够味儿的。(继续)不要那种遮遮掩掩的垃圾,知道了吧?这是20元,也稿劳一下自己,如果他们也有那种够味的男人那类的。
    弗兰克盯着爷爷。然后,他没有表情地走开了。德韦恩和爷爷转过身来朝向理查德。

    41.内景,便利商店,白天
    弗兰克站在柜台前,向一个中年售货员指出自己需要的那些柜台上的杂态一一
    弗兰克:那本。那本。让我再看看那本。不,下面的那个……是的,就是那个。另外给我来一小杯葡萄汁汽水。
    在窗户旁,有一个异常英俊的年轻男人,乔希正在仔细地浏览杂志摊,还挎着一个购物袋。他停下来,并且注视着什么——
    乔希:弗兰克……?
    弗兰克转过身来。见到对方他们都感觉异常惊讶。弗兰克把自己的手臂放在身后,把自己手腕上的绷带藏起来。
    乔希(继续):我的天!你还好吗?我还以为你在圣达菲开会呢。我正找你呢……!
    弗兰克:是的,那个会议……事情在最后一分钟发生了变化……并且那些事情说起来挺乏味的。
    乔希:讲给我听听。喔,真是太奇妙了!我们期待在圣达菲与你相遇,没想到——瞧——你在这出现了!
    弗兰克:我知道,只是……你不是应该在纽黑文吗?
    乔希:是的,怎么说呢——你听说过拉里和关于天才的事,对吧?“这是正式的颁奖。”所以当我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决定马上打包收拾东西走。(继续)我们打算去萨多纳的私人休闲游乐所,这样就……
    弗兰克:拉里在这儿吗……?
    乔希:他在外面给汽车加油。他是……喔,我真不敢相信!你怎么样了?
    弗兰克:好,我很好。
    乔希:好的。好的。你知道,我听说……我在圣达菲碰到的一个人告诉我,说你被解雇了……
    弗兰克:是的。不,我辞职了。我辞职了。理由也足够了,你知道的。
    乔希:对了。呃,是的。好啊,对你来说很好。因为你看上去总是那么……紧张,你知道吗?
    弗兰克:是啊。
    乔希:那你现在忙什么?
    弗兰克:我正在……整理一些自己的想法,你知道。抽出一些时间。
    乔希:呃,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售货员把三本色情杂志以及一杯葡萄汁汽水放在柜台上,然后为弗兰克用电脑计价——
    售货员:15.94美元,先生。
    乔希瞥了一眼杂志,然后看看弗兰克。弗兰克还是把自己的手放在背后。一阵尴尬的沉默。
    乔希:那么,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弗兰克:是啊,我也是。
    乔希:保重。
    弗兰克:你也保重。
    乔希转身离开了。弗兰克递上20美元。
    他目送着乔希离开,这时,售货员用黄褐色的纸袋把杂志装好,并且找给弗兰克零钱。
    弗兰克挪了一下步子,眼睛透过窗户望向外面——
    他的视点——乔希上了一辆“美洲豹”牌敞篷汽车,司机是一位有风度的、留着胡须的男人。
    乔希说了些什么,然后用手指着便利商店。那个留着胡须的男人转身,并且扭动着他的脖子。
    弗兰克站在商店里,突然弯下身子不想让他看见。乔希和那位留胡须的男子交头接耳了几句,然后耸耸肩膀笑了。
    随后,他们驾车走了。弗兰克看着这一切,心都碎了。在他身后,售货员抓起葡萄汁汽水,晃着——
    售货员:嘿!别忘了你的汽水!

    42.外景,电话亭,白天
    理查德在抓救命稻草,企图以任何无济于事的努力挽救不利局面——
    理查德:好了,斯坦,等等……不,你听我说一一你还在斯科特茨多尔吗?因为我正好经过你那里,可以与你会合。我可以顺便过去一下……不,斯坦,听我说……

    这位用户很懒,签名档什么都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